• 五代十国,天下大乱,纷纷扰扰达五十余年。后周殿前都点检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定都东京汴梁,国号大宋,为太祖武德皇帝。太祖传位御弟太宗,太宗传位与真宗,真宗传位与仁宗。九十余年来,河清海晏,天下太平。谁料乐极悲生,仁宗嘉...[浏览全文]

  • 转眼间又过去好几十年,到了哲宗天子朝。东京开封府有一个破落户子弟,姓高排行第二,自幼不务正业,好使枪棒,踢得一脚好气球,人们都称他高球。后来发迹,就成了高俅。高俅什么不成材的手段都会,就是不知仁、义、礼、智、信、忠、...[浏览全文]

  • 史进走了半个月,这天来到渭州,渭州也有一个经略府。史进走进一个茶坊,点了个泡茶,问茶博士:“此处经略府有没有东京来的教头王进?”茶博士说:“姓王的教头倒有三四个,只不知有没有王进。”二人正说着,一个军官大步走了进来。...[浏览全文]

  •         鲁达扭头看时,却是金老,正想动问,金老却把他拉到僻静处,悄声说:“恩人,那上面贴的是缉捕你的公文,你怎么敢去观看?若不是老汉看见,你岂不被做公的拿了?”鲁达说:“你们走后,我找那郑屠,只三拳便打死了他。你如何...[浏览全文]

  • 鲁智深下了桃花山,一口气奔了六七十里,肚中早饿了,却又前后没有村店。正焦急时,忽听前面有铃声响,便大步赶去。过了一座赤松林,顺着山路行不了半里,就见一座败落寺院,蛛网蒙着的匾上,写有四个金字:“瓦罐之寺”。智深进了寺,找到...[浏览全文]

  • 高衙内自那日见了林冲娘子,又被林冲撞散了,回到府中,一连几天,闷闷不乐。有个帮闲的富安,绰号干鸟头,猜知高衙内的心事,为他设下一条计来。林冲在家中,心情不畅。这天,忽听有人喊:“林冲兄在家吗?”林冲一看,却是殿帅府的虞侯陆...[浏览全文]

  • 柴进留住林冲就是五六天,每天好酒好肉款待。又住五六天,二公人催促要行。柴进写了两封书信,送林冲二十五两银子,二公人五两银子,请三人吃了一夜 酒。天明,柴进交代:“州官是我的朋友,管营、差拨也得过我不少好处,你递上信,自会...[浏览全文]

  • 杨志拿了宝刀,插个草标,在马行街等了半天,无人问价钱。他来到天汉州桥,也无人问。这时,街上的人叫着:“大虫来了。”纷纷躲避。杨志好不奇怪,京师地面,怎会有老虎?这时,只见一个黑大汉醉醺醺地走上桥来。黑大汉名叫牛二,是著名...[浏览全文]

  • 山东济州府郓城县新到任一位知县,名叫时文彬。他一到任上,听说四乡多盗贼,决心要整顿治安,就把本县的两个巡捕都头唤来。马兵都头名叫朱仝,生得如同关公的模样,人称美髯公,手下有二十名马弓手,二十名士兵。步兵都头名叫雷横,紫...[浏览全文]

  • 梁中书备好礼物,已到五月中旬,便把杨志叫来,命令他押送生辰纲。杨志问:“恩相如何押送法?”梁中书说:“用十辆太平车装上礼物,车上插上‘献贺太师生辰纲’的黄旗,每辆车让一名军健保护,三日内便要起身。”杨志说:“照这样,我不...[浏览全文]

  •         何涛逃回济州,向知府报告了兵败经过,知府大怒,派一团一 练使黄安率领一千人马攻打梁山泊。吴用巧摆连环阵,杀得官军大败,除了少数人侥幸走脱,大部官军不是被杀,就是被俘,连黄安也被生擒活捉,押入后山牢房。        晁盖在梁山站稳脚...[浏览全文]

  • 宋一江一 见武松身材魁伟,相貌英俊,一表人才,便问:“二郎如何也在这里?”武松说:“小弟在清河县,因吃醉酒,跟衙门里一个小官儿争吵,一拳把他打昏,只当他死了,便逃出来,投奔柴大官人。后来听说那小子又被救活了,正想回家探望家兄,不...[浏览全文]

  • 武松走后,武大郎依兄弟之言,每日做的炊饼只有过去一半多,晚出早归。潘金莲整整骂了三四天,武大郎只当没听见,由着她骂。时间一长,她不再吵闹,每天约摸武大该回家了,就收了帘子,关上大门。过了新年,天气渐暖。这天潘金莲去收帘子...[浏览全文]

  • 武松来到狮子楼,问酒保:“西门大郎在哪里吃酒?”酒保说:“在临街的雅间里和一个财主吃酒。”武松上了楼,找到那雅间,从窗眼里见西门庆坐着主位,另一人坐着客位,两边各有一个歌妓陪酒。武松解开包,取出人头,右手使刀挑开门帘,左...[浏览全文]

  • 转眼间过了一个多月,炎热渐退,秋风生凉。这天施恩正和武松闲坐,谈论些拳棒,就见几个军汉牵着一匹马,来店里说:“都监相公有令,闻知武都头是好汉,让我们来请他。”来人递过一封书信。施恩看了,暗忖,张都监是我父亲的上司,武松又是...[浏览全文]

    页次:1/3 每页15 总数34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水浒传白话文推荐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