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部评书的故事发生在距今一千三百年前的隋朝。这一天,在通往北平府的大道上,走来三个人。仔细看是二差一犯。两个解差都是二十来岁,前边这个解差生着张黑脸,身后背着手一铐、脚镣、脖锁、刑枷各种刑具,腰中挎着黑裤儿弯刀...[浏览全文]

  • 金甲、童环在擂台受辱,跑回店房去找秦琼。秦琼正在房里着急呢:“二位贤弟,怎么去了这么半天才回来?”“二哥呀!您快别问了。快给我们出气去吧!”秦琼忙问:“为什么?”金甲道:“二哥呀!这北平府太欺负外来人啦!”他把顺义庄打擂的...[浏览全文]

  • 张公瑾一听杜文忠认识秦琼,真是喜出望外,赶忙把秦琼从屋里请出来,金甲、童环也跟出来啦!杜文忠一见秦琼,“哎呀”一声,双膝跪倒:“二哥呀!您可把小弟我想死啦!”其实秦琼在屋里都听见了。现在与杜义相见,仔细一看愣住了。不认识...[浏览全文]

  • 杜文忠和罗成在王妃面前替秦琼求情,杜文忠问王妃有什么法子?王妃说:“王一爷 虽然最恨响马和配军,但也有三不打。”杜义忙问:“哪三不打?”王妃道:“一、不满十六岁的少年不打。二、年过六十岁的老年人不打。三、身体患病的...[浏览全文]

  • 话说罗艺要验看金甲、童环的肩膀是否红肿,杜文忠、张公瑾、白显道等人都吓坏了,诚恐王一爷 看出破绽,秦二哥的命可就完了。可是罗艺看过两人的肩膀之后,并没有发怒,大家这才放下心来。原来金甲、童环一路上虽然没有抬着秦...[浏览全文]

  • 罗春在关帝庙内看见秦琼,上前用手一抓肩膀:“姓秦的,你的病好得可真快呀!走吧,王一爷 升了二堂,要继续审问于你。这就跟我走吧!”秦琼先是吃了一惊,额角上冒出一股冷汗。又一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何必叫朋友们为我担忧呢?干...[浏览全文]

  • 秦琼在北平府街头闲逛,发现南关土地祠前围着不少人看热闹。秦琼站在人群后边往里看,原来是几个练武的。旁边戳着兵器架子,上边插着刀剑戟、斧钺钩叉各种兵器。土地祠的台阶下放着一把太师椅,上边坐着一个青年人。这个人看...[浏览全文]

  • 张、李二班头正在望海茶楼访拿刺死少帅的凶手,可巧秦琼和罗成到这里喝茶。原来秦琼自从误伤武安福之后,跑回王府,每天愁眉苦脸。罗成不知其中原因,认为表兄可能是想家了,只好从中解劝。秦琼没有对罗成说实话,只是应付两声,依...[浏览全文]

  • 武奎一看秦琼果然是杀死儿子的凶手,不由得火往上撞,从腰中拔出宝剑要杀秦琼。武亮比武奎心眼儿多,他发现罗成手握宝剑,面带杀机,罗艺二目圆睁,直视武奎。再看银安殿上下一派杀气,知道罗艺已做好准备。更何况自己带来的人都被...[浏览全文]

  • 秦琼在校场梅花圈内刚刚练完了双锏,忽然从对面黄旗之下一马飞出,马上一员大将抡起大刀照秦琼搂头便砍。秦琼急将马往旁边一带,躲过大刀。闪目留神观看,只见这员大将身高足有九尺,头顶镔铁狮子盔,身披大叶连环甲,外罩绿色战袍...[浏览全文]

  • 小后羿孙成和秦琼校场比箭,全场上下无不注意观瞧。这时,孙成马快如飞,来到百步白线之处,只见他轻舒猿臂,将弓拉满,一回身,弓开如满月,箭发似流星,说一声“着”,“咝”的一声把箭射出。这支箭正好从金钱眼内穿过去,连金钱眼的边都...[浏览全文]

  • 武奎和秦琼立下军令状,一同下了将台。秦琼上马,双腿一夹,两裆用力,这匹马“咴儿咴儿”一叫,趴在地上。这样连换了四匹马都顶不住秦琼这一夹。秦琼为什么要使劲儿夹马呢?因为他知道武奎非一般战将,乃杨林手下著名的虎将,掌中这...[浏览全文]

  • 于双仁双手举刀正要刺杀秦琼,秦琼已经睡着,毫不知晓。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从秦琼的床 下伸出两只手来,把于双仁的两个脚脖子抓住,往床 底下一拉,于双仁站立不住,仰面朝天摔倒在地,“当啷”一声,单刀扔出去五六尺远。秦琼从...[浏览全文]

  • 武亮实指望让突厥都督红海替他报仇雪恨,谁知红海反命他迎敌立功。武亮被迫掉转马头,一见秦琼,咬牙大骂:“姓秦的,你赶尽杀绝,今天我就和你拼了。”说罢双手抖直扑秦琼。罗成在一旁圆睁虎目说:“逆贼,待我要你的狗命。”罗成催...[浏览全文]

  • 秦用哭着喊着非要和秦琼上战场不可。秦琼不愿带他去,这时刘氏说:“贤弟,你就把他带去吧!别看他年岁不大,力气和胆子可不小,叫他在战场上帮帮你的忙,也许能有点用处。”秦琼道:“你跟我去也可以,就是没有马呀,你骑什么呢?”秦用听...[浏览全文]

  • 秦琼首先冲进瓦口关,罗成率领骑兵随后也冲进关内。突厥兵败回大北口,守将赵天明知道不妙,随突厥兵跑到大北口去了。当时秦琼命令出榜安民,并火速派人到北平府回报罗艺。三天之后,罗艺传令:秦用为瓦口关守将,只因秦用年幼,又命...[浏览全文]

  • 秦琼在树林之中遇见虎背熊腰、五大三粗的一条大汉在放牛。这时候,一头大花牛和一头大黄牛忽然顶起来了,两只犄角别在一起,瞪着牛眼,哞哞直叫。这个放牛的大汉一看急了:“老花,老黄!你们俩为什么又打起来了,看我的面子,别打了!”...[浏览全文]

  • 且说秦琼带着傻兄弟罗士信,押着骡驮子一路上早行夜住,这一天回到历城县,来到自己的家门口。秦琼一看房子变样了,但见门楼高大,青堂瓦舍,都是新修建的。秦琼疑惑不定,心说:这是我的家吗?难道换了主人不成?正在秦琼犹疑的时候,从院...[浏览全文]

  • 话说铁大将徕乎尔手提大奔罗士信当胸便刺。傻英雄罗士信也不示弱,手抡石锁往大杆上便砸。石锁砸个正着,就听“当啷”一声把徕乎尔的大震落在地。罗士信一翻腕子用石锁照徕乎尔便打。徕乎尔想躲已来不及了,只好把眼一闭等...[浏览全文]

  • 常言道:无巧不成书。秦琼正追赶两个山寨主,从山上骑马跑下来两个人,一见秦琼就高喊二哥,滚鞍下马,给秦琼跪倒磕头。秦琼急忙把马带住,合双锏定睛观看,原来是自己的好朋友拼命勇三郎王伯一党一 和神射将军谢映登,忙从马上跳下...[浏览全文]

  • 琼五庙中那个英俊少年一见秦琼,急忙跪下磕头,口称:“琼五大帝在上,是否因为有人摔了您的金身,您特来显圣,弟子柴绍给您磕头,一定给您重塑金身,请您不要发怒。”他这一番话,吓得那些仆人也都跪在地上给秦琼磕起头来。这一磕头,把...[浏览全文]

  • 齐国远、李如辉一看自己惹了祸,慌慌张张回到屋里,不敢隐瞒,对秦琼众人说明闯祸的经过。王伯一党一 把桌子一拍喝道:“当初不叫你们来,就是怕你们惹祸,果不出所料,刚进京你们就惹出事来,这不是给二哥找麻烦吗?”谢映登也怪他们:...[浏览全文]

  • 秦琼被一人领到里面,见正中椅子上坐着一位出家的道人。这个老道年过古稀,身材高大,头戴一字鱼尾道冠,身穿灰布道服,腰结水火丝绦,足蹬水袜云鞋,银髯飘洒胸前,好一派仙风道骨。他就是京兆三元县白云观的观主李靖李药师。这位李...[浏览全文]

  • 话说那卖弓的紫面大汉名叫熊阔海,绰号紫面天王,原籍是湖广武昌府,自幼学得满身的好武艺。他父母早亡,自己支撑家业。因他侠肝义胆,见义勇为,打死了武昌府督巡,逃奔在外,后被逼落草,占据了金顶太行山,手下的弟兄超过千人。熊阔海...[浏览全文]

  • 原来,宇文成都奉旨查街,心里惦记着相府。他知道隋文帝杨坚身染重病,他父亲宇文化及进宫探病不在府中,恐怕元宵节人多混杂,相府出事无人作主,所以查街已毕,立即返回,正赶上相府内一片混乱。听仆人禀告了府内发生的事情,宇文成都...[浏览全文]

  • 宇文成都来到府门之前观看,只见府门金钉朱户,门楼高耸,两边有上马石,下马石,门旁有双斗旗杆,天鼓响的门洞,汉白玉台阶,门上高悬一块大匾,上写“长平王府”四个大字。宇文成都看后,不禁心中暗想:“长平王邱瑞和靠山王杨林、北平王...[浏览全文]

  • 宇文成都听说叫他接旨,不由心中疑惑。心说我刚从皇官出来,怎么圣旨就到了,莫非宫中有什么变故不成?他不敢怠慢,忙喝退官兵,来见太监。这个太监名叫张安,乃是永安宫的总管,也是宇文父子的心腹。他一把把宇文成都拉到无人之处低...[浏览全文]

  • 程咬金辞别了老娘,扛着耙子来到斑鸠镇上。赶集的人山人海,有买的有卖的,挑挑的、担担的、相面的、算卦的,打把式卖艺的,五行八作,样样都有。程咬金来到集上,挤来挤去,好容易看到一个空地方,忙把耙子放下,把捆儿打开,就喊了起来:“...[浏览全文]

  • 且说程咬金把大嘴一张,任凭尤俊达用尖刀往嘴里送肉。尤俊达一见,佩服得五体投地,随手把刀和肉放回盘内,撩衣跪倒:“仁兄果然是英雄好汉,尤某多有得罪,我这里给您赔礼了。”尤俊达这么一来,可把程咬金闹愣了:“姓尤的,你这是干什...[浏览全文]

  • 程咬金、尤俊达在小孤山长叶林布下人马,次日,六月二十三日临近中午,探马来报:“皇纲就到。”程咬金提马登高一望,但见远远地来了一队人马,旗幡招展,队伍中间押着无数大车,车上插着黄旗,用油布盖着,用大绳拴着,不用问,一定都是银子...[浏览全文]

    页次:1/4 每页30 总数100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瓦岗英雄推荐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