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长沙小吴门出城,向东走去,一过了苦竹坳,便远远的望见一座高山,直耸云表。山巅上一棵白果树,十二个人牵手包围,还差二尺来宽不能相接;粗枝密叶,树下可摆二十桌酒席,席上的人,不至有一个被太一一晒。因为这树的位置,在山巅最高处...[浏览全文]

  • 柳迟吃了一惊,忙低头不敢仰视。老道教小道童将药箱接过去;微笑点头说道:“你今夜必已十分疲乏了!且去安歇了,明早再来见我。”说时,随向小道童道:“你将来须他帮扶的时候不少。他此刻年纪比你轻,又系新拜在我门下,凡事你得提引...[浏览全文]

  • 柳迟独自上前,向叁人磕头行礼。叁人都像很注意的样子,指着柳迟问老道:这小子那里来的?老道笑嘻嘻的答道:“这是我未尾的小徒。”随着略述了一遍柳迟的来历。首先进房的那白一胡一 须老头,端详了柳迟两眼,点头笑道:“这个孩子...[浏览全文]

  • 话说老道听了柳迟的话,正色说道:“道术自有高下,但不能由同道的口中分别。况分属前辈,岂可任情评鉴?并且他老人家的本领,莫说同道的无从测其高深;便是欧肠净明,相从他老人家七十年,也不能知道详细。据欧一一净明说:从来不曾见他...[浏览全文]

  • 话说万二呆子见自己老婆,睁眼望河心,好像发见了甚麽东西似的;也连忙掉过头,向河心一望,不觉大吃一惊!原来水面上,浮一件红红绿绿的东西,像是富贵家小儿穿的衣服;随流水,朝鱼划跟前,一起一伏的淌来。看看流拢来,相离不过几尺远近;万...[浏览全文]

  • 话说笑道人忽然跑到义拾儿跟前,双手将义拾儿的头捧了。此时头上伤处的瘢痕,已经脱落了;只是还不曾长出头发来,然两边头角上的旋纹,仍彷佛能看得清楚。笑道人仔细端详了几眼,拍义拾儿的肩头笑道:“你不用急不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浏览全文]

  • 话说陆凤一一张眼见那跛脚叫化,身材矮小,望去像是一个末成年的小孩;一头乱发,披在肩背上,和一窝茅草相似;脸上皮肤漆黑,紧贴在几根骨朵上,通身怕没有四两肉:背上被一片稿荐,胸膛四肢,都显露在外;两个鼻孔朝天,涂了墨一般的嘴肩,上下...[浏览全文]

  • 话说陆凤一一正扭着常德庆不放,忽听得门外人声嘈杂。陆凤一一是在赵家坪,受了惊吓的人;惊魂才定,又听得有如千军万马杀来的声响,如何能不惊得连问怎麽呢,陆小青早已跑出客堂,朝大门口一望,见一大群的人,争着向门里挤进来。陆小...[浏览全文]

  • 话说常德庆睡在渔棚里,被沙滩上一阵脚步声惊醒了;睁眼一看,只见去讨镖的那渔人,钻进棚来。常德庆慌忙坐起,心里惟恐不曾将镖讨回,不敢先开口问;只用那失望的眼光,仰面瞧渔人。渔人笑道:“这回虽则失事,却喜你倒得了些名头!彭四叫...[浏览全文]

  • 话说桂武听了甘联珠的话,口里也连说:“这事怎麽了?”甘联珠踌躇了一会,勉强安慰桂武说道:“事已至此,翻悔是翻悔不了,惟有竭力做去!走得脱,走不脱,只好听之天命;逃是不能逃的:好在父亲和哥哥出门去了;若他二人在家,我等就一辈子也莫...[浏览全文]

  • 话说甘联珠如梦如痴的,被桂武拉手,蹿出头门,不停步的跑了二里路。甘联珠才定了定神,问桂武:“是怎麽一回事?何以祖母的杖打来,我正闭目待死,你却能把我救出来?”别武笑道:“我那有这般本领,能将你救出来!这事真也有些奇怪。你当时...[浏览全文]

  • 话说甘瘤子因怕自己敌不过吕宣良,有意激怒他师叔杨赞廷。杨赞廷果不服气,向甘瘤子说道:“吕宣良现专和我崆峒派人作对;我等要图报复,也不必定要处置吕宣良。只要是他们练气派的人,不问男女老幼;我等遇了,就得收拾他,就算是报复...[浏览全文]

  • 话说向闵贤见一般受了委屈的童生们,反来说恭维两个小兄弟的话,来不及的扬手,止住大家的话头,说道:“依诸君的话说来,我等竟成了主使的人,竟是谋反叛逆的人了。这还了得!我乎日率弟不严,以致他二人,做出这种犯上作乱的事;我已是罪...[浏览全文]

  • 话说周敦五被向乐山,打得一败涂地,挣扎起来,见自己东家已陪??向乐山进里面去了。面子上更觉得羞惭无地!那四个健汉,原是陶家请了本地方几个略懂得些拳脚的粗人,在家中一面做做零星琐事,一面看管家财的;闲时跟周敦五学习 几年,也...[浏览全文]

  • 话说洪起鹏受了向乐山一阵奚落。只气得要将向乐山吞吃了才甘心!见向乐山提起脚就走,竟不来和自己一交一 手,这一气更把肝都气炸了!也顾不得紧守门户,以逸待劳了;拔步赶将上去。洪起鹏练的是一种硬门功夫,不会纵跳,脚底下追人...[浏览全文]

  • 上回书中说到向乐山一偏脑袋,牵扯得那水桶粗细的屋柱,喳喳的响;房檐上的瓦,也哔喇喇的一阵,掉了许多在丹墀里;连墙壁都震动起来!那些乡绅保正,和捉拿向乐山的七个农人,都吓得争先往公所大门外飞跑。向乐山哈哈大笑道:“原来你们...[浏览全文]

  • 话说向乐山脚踏实地後,睁眼一看,认得是长沙城里的八角亭。两边所有的铺户,都关门深入睡乡了;除大家门口悬了几盏檐灯外,没有一些儿灯火。道人向前走着道:“跟随我来!”向乐山跟着走了一箭之地,道人停步指着一家小铺户,说道:“你...[浏览全文]

  • 话说向乐山勉强挨出火大门,行不到两箭路,就昏倒在地。这时正是十月间天气,旷野寒风,已是侵肌削骨。幸亏向乐山得的是火症;在草地上睡了一夜 ,次日倒醒了。觉得肚中饿难挨!想想回到火里去,买些饭吃,又苦身边一文不剩!料想这个没...[浏览全文]

  • 话说向乐山见智远急得汗珠直流,也吓得不知是甚麽缘故。仔细向那热气蒸腾的池里一看,原来八百尾金鱼,都张开??阔嘴朝天嘘气;水面上蒸腾的气,就是那八百尾金鱼口中嘘出来的!智远手中的米,擞下一把,金鱼的嘴便合拢一下。起初嘘出来...[浏览全文]

  • 话说朱继训见和尚能医治自己已死的儿子,那里环顾得来顺手上的伤呢?当下即把和尚引到朱复死的那房里。朱复的母亲,正抚着朱复的一尸一痛哭。心里已不免有些恨外面不识时务的和尚,在这时候来化缘;打伤了人家当差的,还要人家主...[浏览全文]

  • 上回写到朱继训在广州被难,一尸一首为一眇目老尼运去为止。至於老尼是谁?一尸一首运往何处?以及朱大人、朱恶紫小姐、光明丫头,究竟老尼如何保护脱险?都没工夫交代。就是那个要化朱复做徒弟的和尚,毕竟是谁?朱复忽然失踪,是否...[浏览全文]

  • 话说方济盛见那一男一女,抱著两孩悲哭的情形,很觉有些可疑,两小孩一面抬起头哭,一面用手极力撑拒,完全是平常小孩子不肯给面生人抱的样子。小孩撑拒得越厉害,那一男一女便抱持得越紧,并都用背朝著方济盛,似乎怕人看出破绽来。...[浏览全文]

  • 话说李有顺见万清和向里面高声说:“你们还不出来,更待何时?”顿时疑心有人暗算,慌忙跳起来,退后了几步。随即朝里面一看,只见拥出一大群人来。仔细看时,原来不是别人,就是官军围剿时散逃下山的众兄弟,共有二三十个人,连与自己同...[浏览全文]

  • 话说王氏和朱、一胡一 二人,一阵痛哭。万清和的心肠,毕竟不是生铁铸成的!看了这种凄惨情形,也不由得一时软下来了。长叹了一声,向王氏说道:“罢罢!用不著号哭了!不见得除了这两个,便没有中用的童男女!”王氏这才转悲为喜,朱复、...[浏览全文]

  • 话说了因看了山上一逃一追的情形,认得在前面逃的,是清处观笑道人的徒弟魏时清,后面追的,不认识是甚么人。暗想:“不问追的是谁?为的甚事?我既亲眼过著笑道人的徒弟,被人逼迫,论情理总不能不援救他一番!且看:那追的追著了,怎生处置...[浏览全文]

  • 话说唐采九身不由己的,跟著那人飞跑,心里又是害怕,又是著急,不住的向前面那人喊道:“请你停一停!你教我怎么,我便怎么!”那人不但不答白,连头也下回的,越走越急。唐采九气得在后面乱骂,这人也只作没听见。唐采九明知此去,凶多吉少...[浏览全文]

  • 话说光明扬手止住唐采九道:“不要紧!外面吵闹的夹著马叫的声音,必是有无赖之徒,见马背上驮著两包珠宝,马的缰索,不曾系好,又没人看管,以为是可以牵得走的!他们那里知道这两匹马,是公子花了重价买来的?亲自教了三、四年,能解人意,登...[浏览全文]

  • 话说周敦秉正在他老母病在危急的时候,忽然走回家来。家里人惊喜,自不待言!他老母的病,原是因儿子急成的,危急的时候,忽见儿子回来,心里一欢喜,精神不觉陡长起来,病魔也就吓退了好远!周敦秉到床 前,安慰了他母亲几句,便从怀中摸出...[浏览全文]

  • 话说智远听了周敦秉的话,仰天打了个哈哈笑道:“居士果有这种能为,还用得着贫僧来多事吗?不过贫僧也得去找一个帮手来才行。居士且将应用的东西备办停当,贫僧去一会便来。”周敦秉欲待问帮手去哪里找,智远已转身出来,引朱复...[浏览全文]

  • 话说朱复奉了他师傅的命,即时动身往一江一 宁。到一江一 宁的这日,即听得满城传说:参将衙门里,捉拿了两个女刺客,年龄都在二十上下,都生得如花似玉。一个是道姑打扮。不知为甚么事,要行刺参将庆大人?朱复一听这种传言,料知那...[浏览全文]

    页次:1/6 每页30 总数160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江湖奇侠传推荐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