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0
    2018-10-12
  • 第一回 入官阶昌平为令 升公堂百姓呼冤诗曰:世人但喜作高官,执法无难断案难。宽猛相平思吕杜,严苛尚是恶申韩。一心清正千家福,两字公平百姓安。惟有昌平旧令尹,留传案牍后人看。自来奸盗邪淫,无所逃其王法,是非冤抑,必待白...[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二回 一胡一 地甲诬良害己 洪都头借语知情话说狄仁杰将一胡一 德同孔万德两人,一交一 差带去,预备前往相验。自己退堂,令人传了仵作,发过三梆,穿了元服,当时带了差役人证,直向六里墩而来。所有那一路居民,听说出了命案,皆...[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三回 孔万德验一尸一呼错 狄仁杰卖药微行却说狄公听洪亮一番言语,知不是一胡一 德所为,只得等明日验后再核,一宿无话。次日一早就起身梳洗,用了早点,命人在一尸一场伺候。所有那些差役,早已纷纷到了孔家门口。不多一会,...[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四回 设医科入门治病 见幼一女得哑生疑却说狄公见那妇人相信他医理,欲解探她的口气,问道:“你这病既有数年,你难道没有丈夫儿子,代你请人医治,一就叫你带病延年么?” 那妇人见问,叹了一口气道:“说来也是伤心,我丈夫早年久...[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五回 入浴室多言露情节 寻坟墓默祷显灵魂却说狄公在客店门首,见对面来了一人,当时招呼他里面安歇。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洪亮,奉了狄公的差遣,令他在昌平四乡左近,访那六里墩的凶手。访了数日,绝无消息,今日午后,也到了镇上。...[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六回 老土工出言无状 贤令尹问案升堂却说狄公见那老汉前来,说道:“你这太无礼了。我虽是江湖朋友,没有什么名声,也不至如此糊涂,到此地来卖药。只因有个原故,要前来问你。我看这座坟地,地运颇佳,不过十年,子孙必然大发,因此...[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七回 老妇人苦言求免 贤县令初次问供却说洪亮领了堂谕,同快差当日赶到皇华镇上,次日就到了毕顺家门,敲了两下大门,听里面有个老妇人答道:“谁人敲门,这般清早就来吵闹。你是哪里来的?”说着到了门口,将门开了,见三四个大汉...[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八回 鞫奸情利口如流 提老妇痴人可悯却说周氏被打了四十鞭背,哪里就肯招认,当时呼冤不止,向着堂上说道:“太爷是一县的父母,这样无凭案件,就想害人性命,还做什么官府!今日小妇人愿打死在此,要想用刑招认,除非三更梦话。‘钢...[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九回 陶土工具结无辞 狄县令开棺大验却说狄公见周氏问他开棺无伤,诬害良民,律例上是何处分,狄公冷笑一声道:“本县无此胆量,也不敢穷追此案。昨已向你婆婆说明,若死者没有伤痕,本县先行自己革职治罪。此时若想用言恐吓,就...[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十回 恶淫妇阻挡收棺 贤县令诚心宿庙却说周氏一番话,欲想狄公不用银签入口,狄公哪里能行,道:“本县验不出伤痕,理合认罪,岂有以人命为儿戏,反想掩过之理!正面阴面,既是无伤,须将内部验毕,方能完事。”当时也不容周氏再说,命仵...[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一一回 求灵签隐隐相合 详梦境凿凿而谈却说狄公在郡庙祷告已毕,坐在蒲一团一 上,闭目凝神,满想朦胧睡去,得了梦验,便可为死者伸冤,哪知日来为毕顺之事,过于烦恼,加了开棺揭验,周氏吵闹,汪仇氏呼冤,许多事件,一团一 结在心中,以...[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一二回 说对联猜疑徐姓 得形影巧遇马荣却说狄公见洪亮不知道“孺子”典故,乃道:“这孺子不是作小孩子讲,乃是人的名字。从前有个姓徐的,叫做徐孺子,是地方上贤人。后来有位陈蕃专好结识名士,别人皆不来往,惟有同这徐孺子...[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一三回 双土寨狄公访案 老丝行赵客闻风却说狄公听马荣说出双土寨来,心下触机,不禁喜道:“此案有几分可破了,你们果曾访这人姓甚名谁,果否在寨内有几天耽搁?若是访实,本县倒有一计在此,无须帮动手脚,即可缉获此人。”乔太见...[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一四回 请庄客马荣一交一 手 遇乡亲蒋忠谈心却说狄公在陆家行内,等吴小官去请赵客人前来,不多一会马荣已看见前日在路上推车的那个大汉,一同进门,当时不敢鲁莽,望着狄公丢个眼色。狄公会意,便将那人一望,只见他身长一丈,...[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一五回 赵万全明言知盗首 狄梁公故意释奸淫却说赵万全说他不是正凶,那个犯事之人,地方名姓,他皆知道,狄公听了此言,“心下甚是疑惑,暗道:“看他这身材膂力,实不是个善类,莫非他故意诳言,希冀逃走,那可就费事了。”当时一个人...[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一六回 聋差役以讹错讹 贤令尹将盗缉盗却说狄公见周氏答应回去,当时令人开去刑具,差马荣押送皇华镇而去。周氏回转家中,与唐氏自有一番言语,不在话下,单说狄公自她走后,退入后堂,将多年老差役,传了数名进来,将齐一团一 菜...[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一七回 问路径小官无礼 见凶犯旧友谎言却说赵万全见有个大大的布店,高声问道:“借问贵地,有个立大缎号,在哪地方?”里面坐了个中年伙计,见他来问,忙忙的起身指道:“ 前去四叉路,向南转弯一带,有几家楼房,那可就到了。”赵万...[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一八回 蒲萁寨半路获凶人 昌平县大堂审要犯却说赵万全席散之后,约定后日一准动身。午后在寨内,各街游玩一会,到了上灯时节,马荣已经回来。乔太心下疑惑,暗道:“他往来也有一百余里,何以如此快速,莫非身有别故么?”奈邵礼怀...[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一九回 邵礼怀认怀认供结案 华国祥投县呼冤却说狄公见邵礼怀不肯招认,仍命收入监内,随即差马荣到六里墩,提孔万德到案。马荣领命去后,次日将一胡一 德并王仇氏一干原告,与孔万德一同进城。狄公随即升堂,先带孔万德问到:...[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二○回 一胡一 秀士戏言召祸 狄县令度情审案却说狄公将一胡一 作宾申斥一番,命他从实供来,只见他含泪供言,匐伏在地,口称:“父台暂息雷霆,容生员细禀。前日闹房之事,虽有生员从中取闹,也不过少年豪气,随众笑言。那时诸亲友...[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二一回 善言开导免验一尸一骸 审口供升堂讯问却说狄公听了高陈氏之言,更是委决不下,向华国祥说道:“据汝众人之言,皆是独挟己见。茶是饭后泡的,其时一胡一 作宾又在书房饮酒;伴姑除了吃晚饭,又未出来,不能新人自下毒物,即...[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二二回 想案情猛然省悟 听哑语细观行踪却说狄公听一胡一 作宾一番申辩,故意怒道:“你这无知劣生,自己心地不良 ,酿成一人 命,已是情法难容,到了这赫赫公堂,便应据实陈词,好好供说,何故又牵涉他人,望图开脱?可知本县是明见万...[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二三回 访凶人闻声报信 见毒蛇开释无辜却说洪亮见狄公问何恺这时连日访查那姓徐的,可有着落,洪亮道:“何恺俱已访竣了,皆是本地良民,虽管下有十六家姓徐,离镇的倒有大半,其余不是年老之人,在镇开张店面,便是些小孩子,与这案...[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二四回 假消息假言请客 为盗贼大意惊人却说狄公见众人应允,命他们结具销案。华国祥自无话说,惟有李王氏,见那条毒蛇,在狄公面前,不禁放声大哭。狄公又命人将蛇烧灰,以作治罪。就此一来,已是午后,当即起身回衙,将一胡一 作...[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二五回 以假弄真何恺捉贼 依计行事马荣擒人却说马荣躲在屋上,听下面的动静,只听得那少年跑到书房,忙忙的点了个烛台,转身到了正宅,向着那老人喊道:“你也不是死人,有贼人走你面前经过,一点也不知道,难道睡死过去了?”那老人...[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二六回 见县官书生迂腐 揭地窑邑宰精明却说狄公听得毕周氏已是提到,命洪亮先在客店内里看押,俟明早带回衙内,讯问奸情。洪亮领命下来。狄公已是困倦,当时进房,和衣而睡。次日辰牌时分,起身净面。诸事已毕,先令陶干,将汤得...[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二七回 少年郎借助供认不讳 淫泼妇忍辱熬刑却说狄公将地窖填满,将一干人犯,带回衙门,到了下昼,已至城内。众差人投进行,狄公先命将汤得忠一交一 捕厅看管,奸夫淫妇,分别监禁,以便明早升堂拷问,自己到了书房静心歇息。一心...[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二八回 真县令扮作阎王 假阴官审明奸妇却说周氏在堂上,任意熬刑,反将徐德泰骂了一回,说他受了狄公买托,有意诬害,这番言词,说得狄公怒不可遏,即命差人当下打了数十嘴掌,仍是一味一胡一 言。狄公心下想道:“这淫妇如此熬刑,...[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二九回 狄梁公审明奸案 阎立本保奏贤臣却说狄公扮作阎罗天子,将周氏口供吓出,得了实情,然后退入后堂,向马荣道:“此事可算明白,惟恐她仍是不承认,便又要开棺检验,那时岂不又多此周折。你明日天明,骑马出城,将唐氏同那哑子,一...[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三○回 赴杀场三犯施刑 入山东二臣议事话说阎立本将狄仁杰的人才,并一切的案件,具本申奏。这日武后娘娘临朝,启事官将山东巡抚阎立本原折呈上,武后娘娘展开看毕,乃说道:“狄仁杰乃是山西太原人氏,高宗在位,曾举明经。此人...[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三一回 大巡抚访问恶棍 小黄门贪索赃银却说狄公听了阎立本一番言语,心下也是不平,当时在巡抚衙门,住宿一宵,杯酒谈心,自必格外许多亲近。次日狄公一早起程,辞别阎公,只带了马荣诸人,几个随身的仆众,长亭一揖,径直登程。渡过...[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三二回 元行冲奏参小吏 武三思怀恨大臣话说狄公为朱利人抢白,口角了一番,家丁马荣上前问道:“大人何故如此动怒?”狄公说道:“罢了罢了,我狄某受国厚恩,升了这个封疆大臣,今日初次入京,便见了这许多不法的狗徒,贪婪无礼。无...[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三三回 狄仁杰奏参污吏 洪如珍接见大员却说武三思来至朝房,果见小黄门与狄仁杰喧嚷,走到面前,向着狄公奉了一个揖,乃说道:“大人乃朝廷大臣,何故同朝廷的小吏争论,岂不失了大人的体面?若这班人,有什么过失,尽可据实奏闻呢,若...[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三四回 接印绶旧任受辱 发公文老民伸冤却说洪如珍这一番话,说得狄公大怒不止,乃即说道:“我道你是个正人君子,谁知你也与这班狗徒鼠辈视同一类,但有一言问你,你这个官儿,是做的当今皇家里的官呢,还是做的张昌宗家的官呢?先...[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三五回 审恶一奴一受刑供认 辱奸贼设计讥嘲却说周卜成到了堂口,向案前跪下说道:“革员周卜成,为大人请安。”狄公将他上下一望,不禁冷笑说道:“我道你身膺民社,相貌不凡,原来是个鼠眼猫头的种一子,无怪乎心地不良 ,为百姓...[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三六回 敲铜锣游街示众 执皮鞭押令念供却说曾有才执着那个铜锣不知如何敲法,两眼望着那个巡捕,下面许多百姓书差,望着那样,实是好笑,只见有巡捕上来说道:“你这厮故作艰难,抢人家的妇女怎么会抢,此时望我们何用?我且传教你...[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三七回 众豪一奴一恃强图劫 好巡捕设计骗人却说周卜兴,见哥哥被院差押着游街,向巡捕恐吓了几句,那班人见他仗着张昌宗的势力,哪里能容他放肆。周卜兴见众人不放下来,心中着急,一时忿怒起来,上前骂道:“你们这班狗养的,巡抚...[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三八回 投书信误投罗网 入衙门自入牢笼话说周卜成,听了巡捕这番话,心下暗道:“昨日他们那样凶恶,虽再求与他,全不看一点情面,此时由外面回来,虽然狄大人仍恐吓,为他这两句话一说,便转过话来。看这蹊径,并非因他求情,实是方才...[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三九回 求人情恶打张昌宗 施国法怒斩周卜成却说张昌宗,拜会狄公,狄公命他在本堂跪下,知道是有意寻衅,随即转身欲走,早经堂下走来四五个院差,将他拦阻道:“你这狗才,受谁人指使,竟敢冒充张六郎,穿插衙门,究是何故?现被有人看出...[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四○回 入早朝直言面奏 遇良友细访奸僧却说武则天临朝,狄公出班奏道:“臣狄仁杰有事启奏。”武后心下正是不悦,忽见他出班奏事,乃道:“卿家入京以来每日皆有启奏,今日有何事件?莫非又参劾大臣么?”狄公听了这话,知道张昌宗...[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四一回 入山门老衲说真情 寻暗室道婆行秽事却说马荣、乔太两人,听那僧人说道:“那人不来,许多贞节好人,为他困在里面,岂不是天下事太不公平?即如我,虽不敢说是真心修行,从前在这寺中为主持,从不敢一事苟且。来往的僧人,在此...[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四二回 王虔婆花言骗烈妇 狄巡抚妙计遣公差却说马荣见怀义同众人忽然不见,知是下入地窖,见四下无人,当即走身出来,与乔太并在一处,侧耳细听。但听道婆到了里面说道:“王家娘子,还在这里么?我看你们这些人,为什不打盆面水来...[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四三回 王进土击鼓鸣冤 老奸妇受刀身死却说狄公见王毓书说,大人如能不畏权贵,决可将此事明白,当时拍案怒道:“汝虽不入仕途,也是科名之士,岂不知国家立官,为达民隐?本院莅任以来,凡事皆秉公评断,汝何故出此不逊之言?且将汝一...[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四四回 金銮殿狄仁杰直言 白马寺武三思受窘却说武后听狄公奏怀义骗诱王毓书媳妇,请传旨一交一 他查办,心下难以决断:欲待不行,显见碍于私情,恐招物议,而且狄公非他人可比;若是他前去搜出实据,那时更难挽回。若遽然准告,此...[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四五回 搜地窖李氏尽节 升大堂怀义拷供却说怀义见狄公说了一番言语,吓得浑身乱抖,乃道:“僧人奉圣命在此住持,何得谓之钦犯?王毓书媳妇,是谁骗来,大人何能听一面之词,以为情谳?”武三思在旁道:“大人且待相验之后,再为讯审。...[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四六回 金銮殿两臣争奏 刑部府奸贼徇私却说狄公见怀义不肯招认,命人重打六十大板,当时威武一声,拖了下去,顷刻间吆五喝六,将六十板打毕。可怜怀义虽是个僧人,自从到白马寺以来,为武后朝亲夕爱,住的高房大厦,吃的珍肴百味。...[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四七回 众百姓大闹法堂 武三思哀求巡抚却说马荣正要掀那轿帘,那几个轿夫,听了此言,赶着喝道:“你这人没肝量,皇亲国戚,汝等可乱着的么!莫要动手,你冒充抚院的差人,先将你打个半死。”马荣哪里睬他,见他来阻止,随即高声喊道:“...[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四八回 武承业罪定奸僧 薛敖曹夜行秽事却说狄公命人回辕,去提怀义,顷刻之间,人已提到。狄公命武承业公服升堂,自己坐在一旁,听他审讯。承业道:“众百姓请大人前来,本望从公拟罪,此时大人何以一言不发?”狄公笑道:“怀义之罪...[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四九回 薛敖曹半途遭擒 狄梁公一心除贼却说薛敖曹道:“陛下莫虑怀义,他岂不知此事,而且昨日武三思,又传言于他,谅他总可知道。但狄仁杰一日在京,我等一日不能安枕,陛下何不将他放了外任,或借作别事将他罢职,岂不去了眼前的...[浏览全文]

  • 0
    2018-10-12
  • 第五○回 查旧案显出贺三太 记前仇阉割薛敖曹却说狄公拍案喝道:“汝这两个小狗头,纯是一派一胡一 言!小薛自己已供认无赖,为何汝等反说他是穿宫太监?这事明有别情,若不直供,定将汝处死!”小太监道:“小薛实是太监。方才圣上...[浏览全文]

武则天四大奇案推荐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