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千书库 主题阅读 百家讲坛 武侠大全 世界名著  大清一江一 山一统,军乐民安太平。万国来朝纳进奉,朝出贤臣刘墉;出口成章合圣明,这才亚似孔孟。这位爷家住在山东,天生扶保大清。  此书的几句残歌念罢,亦不多讲。...[浏览全文]

  •   刘大人闻听店家李有义这一片言词,座上讲话说:“李有义。”“有。”清官爷说:“你暂且下去,待本府把恶人拿住,自有水落石出。”李有义叩头,青衣带去不表。且说刘大人又办了些别的公事,这才退堂,众役散出衙外,不必细表。  ...[浏览全文]

  •   刘大人看罢,带笑开言,说:“丑大姐,叫我吗?”青儿闻听刘大人之言,说:“罢哟,我的老先生,你还说我丑呢!  我瞧你那个样子也够俊的咧!”青儿说:“先生。”刘大人说:“做什么?”青儿说:“你可倒好,出门子省盘费,有钱无钱都饿不着你。...[浏览全文]

  •   好汉陈大勇来到那小门楼底下站住,瞧了瞧,街门关紧,推了推,纹风不动。陈大勇顺着门楼墙往东走,走到东头,朝北一拐,瞧了瞧,东面子的墙比南面子料着矬一点儿。陈大勇留神往四下里一看,可巧北边墙根底下,有一个破砖堆子。好汉瞧...[浏览全文]

  •   青儿这一会把个刘大人夸了个茂高,复又说:“姐姐,你听听卦板响呢!别是昨日那个罗锅子道人又来了罢?要是他来了,咱们叫进他来,捉捉昨日黑家那个鬼罢,省得半夜里又闹得怪怕的!”说罢,也不等他姐姐吩咐,迈开两只鲶鱼脚,咭哩呱嗒跑...[浏览全文]

  •   话说青儿拿着一百钱,来到刘大人跟前站住,带笑开言,说:“道先生,咱们这是老价钱,昨是一百,今日是俩五十。  像这个买卖,你一天作六十来遭儿,你就发定了财咧。费了你什么咧?”大人闻听,将钱接过来,把笔砚包好。青儿把大人送出...[浏览全文]

  •   两个人说话之间来得甚快,已至句容县的北门。迈步进城,到了个酒铺里,问了问,说:“十字街观音堂唱戏呢。”两个人并不怠慢,一直往南,顺大街而走。不多一时,来到十字街,往东一拐,就瞧见戏台咧。闹哄哄人烟不少。二人来到台底下...[浏览全文]

  •   两承差闻听王虎臣之言,不由满心欢喜。周成故意地拿别的话打岔,说:“王大哥,这么着,咱们闲话休提,说正经的:他这到底还有钱呢?”王虎臣闻听提钱,说:“他这还有个十来吊钱,还欠我两吊多钱。要拿,你那给他拿八吊去,我们再算就是咧...[浏览全文]

  •   刘大人座上吩咐:“暂且退堂。少时那女子传来,禀我知道。”下面答应。又想一阵,大人退进屏风去了,不必再表。  且说承差王明,奉大人之命,去传东街上的富全之妻进衙问话。他不敢怠慢,迈步如梭,径奔东而来。不多一时,来到土...[浏览全文]

  •   刘大人接过那张白氏的状词,闪虎目观瞧,上面写的虽是草串倒也真着,看是何等言词。  清官座上留神看,字虽了草写得真。上写着:“具呈犯女白家妇,翠莲乃是我的名。一奴一家夫主本姓富,二十七岁在年轻。不幸公婆早去世,一奴...[浏览全文]

  •   刘大人座上开言,说:“钟自鸣,我把你这万恶的囚徒,因为你图财害命,为二十两银子,弄了两条人命!地主王六这小子,死之有余,杀得好,很该杀。但只是富全无故丧命,令人可惨。”大人说罢,又叫:“白氏。”“有,犯妇伺候。”大人说:“你虽...[浏览全文]

  •   清官爷在座上闻听他三人的言词,与呈词上一毫不错。忠良说:“你等暂且回家,五天后听传候审。”回家不表。  且说大人这才退堂,回到内书房坐下,张禄献茶,茶罢搁盏。刘大人眼望张禄,开言说:“你出去把书吏和英传来,本府立等...[浏览全文]

  •   且说刘大人思想之间,来到十里堡,进了村头,举目一瞧,路东有一座茶馆。大人瞧罢,走将进去,拣了个座儿坐下。跑堂儿一见,不敢怠慢,慌忙倒了茶来。忠良一边吃着茶,一边侧耳听众人说闲话,暂且不提。  且说后面的承差陈大勇,瞧见...[浏览全文]

  •   老大人于外面正观未尽,但见先进去的那个家一奴一,打一旁走至恶棍徐五的跟前,打了一个千,口尊:“老爷在上,小的奉爷之命,把外边那个算命的叫了来咧。现在书房门外伺候。”  徐五爷闻听一摆手,赵六进来,一旁站立。徐五说:“...[浏览全文]

  •   且说这个女子有词:“姐姐呀,锁在哪屋里咧?”那个女子说,“就是房北头往东一拐,挨着马棚尽东头那一间。听见说,敢三更天还要放火把他烧死呢!”  不言二女子房中讲话,且说窗外的好汉陈大勇,听出大人下落,不敢怠慢,慌忙顺着黑...[浏览全文]

  •   徐五看罢,说:“小子们,俗语说得好:‘养军千日,用在一朝。’今日一江一 宁府的官军,将咱们爷儿们的宅子围了个水泄不通,要拿咱爷们。你们今得与我出点子苦力气,各找兵器,将官军赶散,我好上总督衙门去托情。回来每人赏一个元...[浏览全文]

  •   昨朝话表刘大人卖卜拿了万人愁徐五、渗金头一江一 二、管家于秃子、恶一奴一等,当堂结案,将这一起囚徒禀明上司,折奏万岁,斩首示众。这些节目,已经交代明白,不必再讲。单表刘大人退堂,回到书房,内厮献茶,茶罢搁盏。张禄随...[浏览全文]

  •   话表高总督与刘大人正在书房斗气,猛见一个人掀帘栊走进,见了高大人,单腿打了个千,说:“大人在上,今有云贵巡抚苏大人进京召见,从此路过,前来拜会。”高大人闻听,心中倒暗喜,腹内说:“借此为由,且叫罗锅子回衙,我们俩再算帐。”...[浏览全文]

  •   刘大人闻听打井中又捞上个死人来咧,吃了一惊,暗说:“奇怪!这个人头没闹清,又闹出死一尸一来咧。真乃是怪事!”  刘大人想罢,站起身形,说:“本府亲身验看。”快头王永答应站起,退闪一旁伺候。后面有一江一 宁县知县孙怀玉...[浏览全文]

  •   刘大人正然心中纳闷,忽听那西边桌儿上有人说话。刘大人举目看:原来两个人对坐着饮酒闲谈。北边那个人,有三十四五;南边那个,不过二十七八。看光景,都有几分醉意咧。  北边坐着的那个人,向南边那一个年轻的讲话,说:“老七...[浏览全文]

  •   话表南边那个年轻的人,吓得站起来,会了酒钱,拉着那个色鬼出门而去。刘大人旁边吃着酒,闻听这个话,腹内思想,说:“那是姑子庙,怎么又住着在家女子?莫非是带发修行?方才那个人,怎么又说井中的人头,像莲花庵女子之头?细想来,定是讹...[浏览全文]

  •   话表刘爷打开蒲包一看,并非吃食、衣物等类,原来是不多几天的一个死孩子在里头包着呢!刘爷又仔细一瞧,还是个小厮,就只一件,通身上下,被盐腌得好似胭脂瓣一样。刘爷看罢,说:“这件事稀奇,也不知这孩子死后才腌的,腌了才死的?再...[浏览全文]

  •   贼人李四见公差们将夹棍拿来,当堂一摔,那宗东西响声震耳;再者呢,他又认出刘爷是昨日卖药的,到过他家,明知事犯,不敢强辩。心里想:我今算是上供羊咧!迟早不过一死,是个好的,何苦又挨一夹棍,临死落一个破鬼?看起来果然是神目如电...[浏览全文]

  •   承差王明闻听皮匠王二楼之言,带笑说:“好的,幸亏才没骂什么别的重话,是王二哥你那扔的?”皮匠说:“是我扔的。”说话之间,将鞋缝完,递给承差王明。王明接过,将鞋穿好,不慌不忙站起来就解褡包,唏哩哗啦,就掏出锁子。皮匠王二楼...[浏览全文]

  •   刘大人座上开言,说:“张立,为何不语?”张立无奈,向上磕头,说:“大人在上,李三当堂既然实回,小的焉敢巧辩。”  张立害怕无主意,暗自思量了不成:眼下大人当堂问,怎样回复刘府公?罗锅大人难说话,恰似包公海刚峰,倘若一字说错了,难...[浏览全文]

  •   刘大人说:“王明。”“有,小的伺候大人。”刘大人说:“俯耳过来。”“是。”王明答应,将耳朵俯在刘大人的嘴边。  刘大人低言悄语,说:“王明,你暂且将这女僧带将下去,赶三更天,将他带到城隍庙的大殿之上,锁在他供桌腿子之...[浏览全文]

  •   武姑子说到此处,向上叩头,说:“城隍爷,张立将人头拿去,情实要扔在赵洪家中,移祸于赵洪。不料那一日晚上,赵洪家有事,不得下手,张立就扔在一江一 宁县城隍庙前井中。自此以后,又不知怎么样,我妹妹的人头又弄到刘大人衙门。这...[浏览全文]

  •   且说刘大人堂事已毕,才要退堂,忽见打下面走上一人,来至公堂跪在下面,说:“大人在上,小民是南关的地方,名叫王可用。今有南门外离城五里,有一座五道庙。这庙中死了个乞丐贫人,小的身当地方,不敢不报。现有呈报在此,请大人过目...[浏览全文]

  •   刘大人言还未尽,两个承差齐声答应,都跪在面前,说:“大人叫小的,不知有何差遣?”忠良一见,说:“你二人休要怠慢,速到一江一 宁府上元县东边翠花巷,将那坟主吴举人传来,本府立等在此,快去莫误。”“是。”二人答应,站起身来,一直...[浏览全文]

  •   原告吴旺说:“大人要不信,将这座新坟刨开相验,死人要是有伤,算我赢了举人;要是死鬼无伤,算小的妄告不实,情愿领罪。”举人在一旁闻听,也不等刘大人吩咐,他却眼望原告吴旺,讲话说:“你满口胡说!你拿来大清律,来看一看,坟也是轻易...[浏览全文]

    页次:1/5 每页30 总数144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刘公案推荐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