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回  乱哄哄强盗作先声 慢悠悠闲文标引首“哙!伙计!到了地头了!你看大门紧闭,用甚么法子攻打?”“呸!蠢材!这区区两扇木门,还攻打不开么?来,来,来!拿我的铁锤来!”“砰訇!砰訇!好响呀! ” “好了,好了!头门开了!――呀!这二门是个铁门,...[浏览全文]

  • 第二回  广源店股东拆股 马鞍街星士谈星却说广东素称繁盛之区,向来商贾云集,百货流通,从前海路未通,往来北省的人,多是取道一江一 西。这一江一 西与广东一交一 界的地方,有一座南雄岭。这南雄岭是广东省南雄州所属的地方,过...[浏览全文]

  • 第三回  接京函陈大人卖关节 除孝服凌贵兴考乡科却说凌贵兴别过马半仙,带了小厮,回家而去,一路上细问:“陈大人找我有何事故?”那小厮名唤喜来,说小也不小了,年纪也有十五六岁了,贵兴向来以心腹相待。当下喜来便答道:“小人也...[浏览全文]

  • 第四回  盼乡榜焦心似沸 讲风水信口开河却说丙午这一年,广东乡科,定在九月初九日放榜。到了初八这一天,凌贵兴就起了忙头了,拉了宗孔,商量开列菜单,预备定酒席,请喜酒。又取过黄历来,看了开贺的日子。又进去叫何氏,预备赏报子...[浏览全文]

  • 第五回  论柴米家庭现丑态 恣鼓簧中表动争端却说凌贵兴的老宅,本来也在务德里司居住,因为他父亲发了大财,所以又在省城盖造了房屋。贵兴借读书为名,在省城住的时候居多,就是家眷,也是时常往来两面。此次因同马半仙来看风水,...[浏览全文]

  • 第六回  鼠牙雀角宗孔穿墉 虎噬狼吞爵兴设计却说宗孔看见贵兴已怒,便道:“我听了他这话,代侄老爹下不来,同他争执了两句,他兄弟父子,就要动起来。左右邻居,都来相劝,他还当着众人,尽力的糟蹋侄老爹呢。”贵兴大怒道:“无论省城,...[浏览全文]

  • 第七回  假三千债抢三百银强徒得意 打五巴掌换五担米乡老便宜且说区爵兴当下对贵兴道:“如果约了多人,拦路抢夺,非但旁人看见,要抱不平,就是说起来,凌府上的人,出来行抢,也不好听。我有一计,却要写一张借票,写着:‘康熙四十八年,...[浏览全文]

  • 第八回  明恩怨夫妻大闹 尽慈孝母子伤心却说郑氏知道易行听了贵兴指使,打了粱天来,不觉勃然大怒,也不顾甚么前后,对准易行,兜脸就是一掌。一把扭住了,死不放手,大哭起来道:“你这丧良心没天理的,还有脸来对我说!你不打紧,却害得...[浏览全文]

  • 第九回  赠衣银贤母怜贫 缢罗巾淑媛谢世却说郑氏听见“宗孔”两字,便把双眉一竖,两眼一睁道:“那天杀的又干甚么来了!”祈富道:“我们黄泥冈上,种的芋头,都被宗孔舅老爷带着几十个人一齐掘去了。”凌氏听了,只是气的摇头,说不...[浏览全文]

  • 第十回  遇重丧恶棍大遭殃 代和事好徒快中饱却说贵兴听见后面叫救命,连忙飞奔进去,只见丫环仆妇,乱做一一团一 。贵兴喝问甚事,只见何氏招手道:“官人,快来呀!姑娘不好了!”贵兴吃了一惊,走到桂仙房门口一看,只见一幅罗巾,高高的...[浏览全文]

  • 第十一回  裕耕堂一场恶闹 区爵兴两次私肥却说贵兴见势头不妙,忙叫喜来去请爵兴,自己先与宗孔商量。此时爵兴未到,一时之间,怎生应付?宗孔道:“这是她自己服毒的,又不是我们灌她吃的,怕他甚么!”话犹未了,只见何达安达先两个,踉...[浏览全文]

  • 第十二回  黄千总有意纵强徒 凌贵兴亲身行抢劫却说凌贵兴自从打发丈人何达安去后,便代他妻子开丧挂孝起来,把一座裕耕堂重新收拾,延僧礼道,要做七七四十九天功德。众强徒借着帮忙为名,益发无昼无夜,,都啸聚在凌家。贵兴没了...[浏览全文]

  • 第十三回  爵兴宗孔双荐凶徒 叶盛简当一场败北话说凌氏等听说凌贵兴来了,也吃了一惊,踌躇了良久,面面相看,想不出个主意。凌氏道:“也罢!开门放他近来,等我也问他一番,问他为甚只管和我作对。好歹他是我的侄儿,未必好拿我怎样,...[浏览全文]

  • 第十四回  三德号大有定奇谋 裕耕堂爵兴诈酬谢却说凌贵兴自从打发简叶两人去后,便天天盼望信息,谁知他两个这一去,就同泥牛入海一般。看看望到春尽夏来,端阳又过,只没有个信,宗孔也帮着在那里着急。此时熊阿七、李阿添、甘...[浏览全文]

  • 第十五回  堂前设恶誓大有劫盟 窗外听私言张凤报信却说区爵兴接了五百两的票子,便说道:“有一个千妥万当的法子。”贵兴大喜,忙问何法。爵兴道:“这个法子,只要贤侄多破费一头牛、一腔羊、一口猪,以后便万事皆妥,不知贤侄肯...[浏览全文]

  • 第十六回  区爵兴当筵俨行军令 凌祈伯临阵却用火攻大凡内地村镇地方,所有人家,都是祖居的,地方又小,又没有往来客商,朝夕见面的,无非是这几个人。所以,一村之中,无论富贵贫贱,彼此多是认得的。谭村亦复如是。所以张凤也是认得...[浏览全文]

  • 第十七回  闻凶耗梁天来气死 破石室黄知县验一尸一且说天来兄弟当夜掌灯时分,别过母亲凌氏,各人叮嘱了妻子几句话,带了养福,一同叫船到省城。及至赶到省城,到得天和行时,各伙发都吃了一惊道,“老太太明日千秋,梁兄等既回去称...[浏览全文]

  • 第十八回 张阿凤挺身作证 施智伯仗义誊词且说凌贵兴当夜打劫了一番,回到家中,遵了爵兴吩咐,一个个都从后门进来。爵兴已排好了五桌筵席,预备庆功,当下且不入席,列坐两旁,谈说此事。润保、润枝先说道:“我两个奉命在半路拦截黄...[浏览全文]

  • 第十九回  愤奇冤天来初告状 行重贿勒先访官亲却说天来当下送过润笔银一百两,智伯哪里肯受?天来再三相强,杰臣对智泊递了个眼色,智伯就受了。又坐谈了一会,二人方才别去。走出一箭之地,智伯取出那一百两银子,递给杰臣。杰臣...[浏览全文]

  • 第二十回  简勒先智使舅老爷 殷孺人一大闹黄知县却说殷成见了勒先,便道:“老简!我同你赶老羊去。”勒先笑道:“好好!你来的正好!你要赶老羊也可以,只是小了不来!”殷成道:“一百文一注。”勒先道:“太小!”殷成道:“二百。”勒先...[浏览全文]

  • 第二十一回  千金且向闺中送 八命初沉海底冤且说殷成得了他姊姊的命令,一口气就奔了出来,只见勒先正在那里探头探脑,一见了殷成,使抢步上前问道:“舅老爷!怎样了?可得手么?”殷成摇摇头,只不言语。勒先不觉纳闷道:“不行么?”殷...[浏览全文]

  • 第二十二回  轻财色张阿凤拒赃 买珠铡鲍师爷受贿且说天来听见智伯说出打张凤时知县退堂一节,便问道:“先生哪便得知?”智伯道:“这是赃官伎俩,如何瞒得我过?这等举动,一定是受了贿了!”张凤忍着痛道。“先生既是料事如神,县里...[浏览全文]

  • 第二十三回  刘太守误听一席活 焦按察故沉九命冤却说鲍师爷一时回答刘太守不来,因反问道:“太尊看来是怎么样呢?”太守道:“这可难说,我想梁天来一个平民,如果不是受了奇冤,哪里便敢来府上控?并且连黄令也牵涉在内,我看来这‘...[浏览全文]

  • 第二十四回  施智伯发议天和行 凌贵兴夜宿巡抚衙且说梁天来当下痛定一番,只得雇人把张风一尸一首,抬到天和行里,备棺盛殓。心中又是气恼,又是悲苦,不觉生起病来。恰好儿子养福,从谭村来到,服侍了几天,请了一个医生来诊治。这...[浏览全文]

  • 第二十五回  折毛锥智伯辞阳世 听重谣制台察冤情却说梁天来自从拦舆递禀之后,虽然领教过智伯,知道萧中丞已经准了,却又连日不见动静,心中未免旁惶,不住的前去打听,哪里有个消息?不觉烦闷。这一天又去探望,只见辕门外面,挂着一...[浏览全文]

  • 第二十六回  杨巡捕勇擒大有 孔制台夜审喜来却说天来回到省城,将一切事情,告诉了君来,兄弟两个,暗暗欢喜。从此只留心打听消息,安排候审。孔制台回到衙门,马上拔了一枝令箭,委了本辕武巡捕杨福,带同千总苏安,率领刀牌手,飞速到...[浏览全文]

  • 第二十七回  一道旨调去两广督 十万金再沉九命冤却说黄知县跟了焦按察、刘太守,进了签押房,见了孔制台,行过常礼,分宾主坐下。孔制台问黄知县道:“粱、凌那一案,贵县审过几堂?可有个确实口供?”黄知县见问,先涨红了脸道:“卑职...[浏览全文]

  • 第二十八回  大张华筵偏是幸灾乐祸 传来警信顿教胆战心惊却说勒先得了信,便飞奔到府监里,俏俏告知贵兴,贵兴大喜。便叫勒先即刻动身到谭村去取十万银子来,另外多取二万,作为一切零用。勒先领命,即去叫了五只快船,叫他多添水...[浏览全文]

  • 第二十九回  妙算无遗爵兴再点将 属垣有耳阿七听私言却说凌贵兴等众人正在欢呼畅饮,忽听得有人闯进门来,大叫祸事,吓的众人一惊。连忙看时,却是简勒先。贵兴忙问:“是甚么祸事?”勒先道:“我自从送大爷们起程之后,仍在肇庆贩...[浏览全文]

  • 第三十回  拐钜款喜来遁迹 进京都爵兴登程却说熊阿七匆匆走来,对爵兴道:“这事千真万确的了!我在谭村,依计而行,天天晚上,到梁家去打听。每夜到了三更时候,天来的母亲,便出来烧香拜神,口里喃喃呐呐的,不知祷告些甚么。我在房顶...[浏览全文]

    页次:1/2 每页30 总数36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九命奇冤推荐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