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母官,天子臣。  朱笔直,乌纱真。  冰心一片奉日月,  铁面千古惊鬼神。  这诗单表大唐名臣狄仁杰狄公居官清正,仁慈爱民,义断曲直,扶着锄恶的高风亮操。看官但知狄公乃盛唐名相,国之鼎鼐,他出为统帅,人为宰辅,执朝...[浏览全文]

  •   驿车辚辚,黄土飞扬,出潼关、过黄河,沿着一条横贯中原的古老官道慢慢向东而行。狄公与老家人洪亮晓行夜宿,不觉已过七天。  这一日已到了兖州地界。傍午时分驿车驰入了一座猛恶林子,四面只见古木参天,浓荫匝地,不辨天光...[浏览全文]

  •   第三天日落时分,狄公一行到了蓬莱县城。蓬莱县滨临海湾,距城厢约九里内河流出海口处有著名的蓬莱要塞炮台,要塞隶属平海军,负责屏卫海疆,管理外国通商,设关征税,缉查违禁等一应事务。蓬莱县衙的职司则在清肃城乡,宣导德化...[浏览全文]

  •   莫非这行院内果真有鬼?王立德死不瞑目,其一一魂竟然夜夜游荡于此,欲吐一腔冤屈。――狄公虽同孔子先师一样对鬼神持一个存而不论的态度,但每逢真遇了鬼神却不是敬而远之,反是疑而近之,逐奇而寻之,务必探明虚实,追出究竟。...[浏览全文]

  •   傍晚,街市上店肆纷纷上门,而酒楼饭馆正是生意兴隆之时。乔泰、马荣乔装一番离了县衙兴冲冲迎上街来。只想挑一个小酒店饱餐些海货风味,便各处转转。  两人绕到市里闹热处,却见店铺都关门了,正觉扫兴,忽见大街隅角处有...[浏览全文]

  •   夜色渐深,大街上车马在来,行人渐多。穿扮奇异的香客也各各设下货摊,货摊边往往点起一盏五彩玻璃灯,光明通亮,晃人眼目。  横街转角上有一爿大酒家还开着,招牌上挂起“陶朱居”三个金字,生意兀的兴隆。乔氛马荣拂起珠帘...[浏览全文]

  •   乔泰、马荣回到县衙,见内行书斋尚亮着灯火,它进去禀报。  狄公正与洪参军在谈论王县令的案情,见他们两个进来书斋,示意坐了,说道:“适间我与洪亮查检了王立德遇害的房间,一时还猜不出那毒一药是如何下到茶壶里去的。洪...[浏览全文]

  •   天一亮早行升堂。门子来报唐主簿告假,又说范仲至今未来衙里签到,想来是人还未回蓬莱。狄公答道“知道了”,问堂下可有人鸣冤投诉,拟欲退堂。  话未落音,一个五十岁光景的人一瘸一拐,两手各持着一根细竹杖走上堂来,费力...[浏览全文]

  •   出了城西门没五里地便见一片旖旎春一光 ,繁花生树,斑鸠啼飞,麦田如茵,碧渠潺潺。农夫们正在田里忙碌,官道上下并无一个闲人。狄公率四名街役从官道上飞驰而过,没半个时辰,便到了范仲的田庄。  田庄外有一栋茅屋,狄公下...[浏览全文]

  •   曹家宅院在石碑村东头,与范家田庄毗邻,两下鸡犬相闻,炊烟互招,但老死不相往来。难怪淑娘从没见过曹英。  淑娘引路到了曹家宅院的大门口,狄公吩咐洪亮与淑娘就在大门口等候,他独个去见曹鸿仙。  曹鸿仙闻童子报,说是...[浏览全文]

  •   午膳后,狄公吩咐备轿去白云寺。  白云寺在县城东门外佛趾山下,山门两边各有一道清溪流出,如两龙吐水,洗濯佛趾,极是形胜之地。寺内有僧众百余人,住持僧圆觉法师,传为真佛降世,故香火十分兴盛。圆觉法师自去佛趾山半腰一...[浏览全文]

  •   且说乔泰、马荣两个骑马出了西门,沿官道往奔小菩提寺――他们不带一个衙役,怕人多气杂,尾大不掉,反误侦察。  小菩提寺山门紧闭,庙墙坍圮了好几处。他俩远远在一株杨柳下系了马,徒步行到庙前,又顺墙根绕寺庙四周察看一...[浏览全文]

  •   马荣、乔泰兴高采烈赶回“陶朱居”,只见金昌一个在独酌,卜凯则已醉伏在桌上,呼呼打鼾。  金昌揖礼道:“你两人来得正好,快将这厮弄醒。我们已与玉珠商定,今夜她答允陪我们去逛番仁里,那里的小妖一精一们可迷人哩。” ...[浏览全文]

  •   在乔泰、马荣回到县衙已经半夜了。那条花船已羁押在内河口的霓虹桥下,乔泰从城东门分拨出四名士兵在那里看守。  狄公与洪参军还在书斋议事,乔泰、马荣两个将适才发生之事一无遗漏地详细禀告,又猜测道:“金昌一伙私...[浏览全文]

  •   堂下看审的百姓一阵哗然,一个个睁大了眼睛望着大堂上的女子,议论鼎沸,狄公也咨嗟不已“肃静!肃静!”狄公连连敲着惊堂木。  堂下顿时鸦雀无声,一个个竖直耳朵,伸长脖颈静听狄公问话。  “原来是顾夫人。你丈夫来衙门...[浏览全文]

  •   退堂后狄公独自一个坐在书斋中啜茶,肚中不免又转思起那宗黄金走私案子来。显然,这里蓬莱县潜藏着一个走私一团一 伙,而卜凯可能便是首魁――他是理财的圣手,于这腌营生,不是首魁也是要犯――罪犯们将黄金偷偷从海外运...[浏览全文]

  •   东门外日落时分起便亮出一片灯火,百姓早就听说白云寺要举行铜佛启行庆典,一时万人空巷,恰如潮水般涌出东门,来白云寺观看盛典。  近午夜时白云寺外已围得密匝匝水泄不通,百姓手上提着各种灯彩,汇成一片波涛翻滚的灯海...[浏览全文]

  •   狄公一行回到县衙已经三更,唐主簿率众衙员已排列在前厅等候,狄公吩咐唐主簿明日一早赍函去军镇炮台拜见镇将方明廉,会同审理黄金案,其余衙吏早早回去休歇。  (赍:读‘机’,送――华生工作室注)  回进内衙书斋,洪参军特...[浏览全文]

  •   牟平县县令滕侃直立在书斋的门后呆呆地发愣。只觉头晕目眩,神魂颠倒,眼前飞星乱闪,什么都看不清楚了。他闭上了眼睛,慢慢抬起双手压一任太一一穴,剧烈的头痛渐渐缓解,耳朵也不嗡嗡作响了。时已入夏,县衙里午休后的衙役们...[浏览全文]

  •   飞鹤旅店座落在县城边上一条繁华的街道上。背后是一座小山岗,左首紧挨一家装饰华丽的大酒楼。它门面狭窄,且装饰素朴,不为行人注意。但它有着自己独特的一套传统经营方式,有悠久的历史,有很高的声誉――对旅客还有一定...[浏览全文]

  •   他们来到闹市中一家大酒楼。高高的楼檐下挂出一排彩灯,彩灯上夺目赫亮五个大字:“四海美味居”。翠绿窗轩,朱红栏栅,珠帘掀动时扑来一阵阵扑鼻的炸葱的香味。  狄公和乔泰就在这家“四海美味居”喊了好几味菜,足足灌...[浏览全文]

  •   乔泰忍不住愤愤地说:“老爷,我实在不明白你想干什么,那贼头狗脑的坤山你却信他一胡一 诌什么?别听那凤凰酒店有诗一样好听的名儿,它准是那奸恶偷盗人物的巢穴,放着那‘飞鹤’不去骑,来管人家的闲事,你明天还游不游山水名...[浏览全文]

  •   秀才领着狄公沿着僻静的街巷向北门走去。  “白天那沼泽地里走的人多吗?”狄公问道。  秀才回答:“很多,一早那儿就人来人往,很是频繁。农夫挑菜进城贩卖都得走过那块沼泽地。不过,一到晚上那儿就很冷清,很少有人行...[浏览全文]

  •   在门很快就开了。老管家一见狄公就象迎得了个活菩萨一般高兴。  “老爷派人到客店找了你几次,还留下口信。沈先生,老爷一直在等着你。”  他将狄公一直领到滕侃的内衙书斋。滕侃正靠在太师椅上打盹。银烛台上两...[浏览全文]

  •   狄公和秀才离开凤凰酒店去沼泽地之后,乔泰与排军两个又喝了几杯酒。他俩谈论着近几年来朝廷用兵的事,很是投契――排军最喜欢聊的还是打仗的事。  “既然你这般喜爱行伍生涯,”乔泰问道,“那你又为什么离开了?”  ...[浏览全文]

  •   乔泰哼着小调回到了凤凰酒店。他发现酒店里空荡荡的,只有艳香一个人在那里扫地,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见了他进来,便问:“秀才上哪儿去了?”  “反正死不了!”他答道。说着就在一张破藤椅上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哎,沏一壶...[浏览全文]

  •   狄公一夜 没睡好。楼上留给他和乔泰的简陋的房间只够放两张破旧狭窄的木板床 ,木板床 的上下里外爬满了臭虫、虱子,屹蚤在跳,蚊子在飞,这个情景狄公如何能够睡着。乔泰则不在乎,他干脆就躺在两张床 间的地板上,头顶靠着...[浏览全文]

  •   狄公走进店堂时,排军站在柜台旁正和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说着话,酒保在为他们敬酒,艳香跷起着二郎一腿坐在一旁正在那儿剪指甲。  “一胡一 子哥,快来!”排军高兴地叫道,“我有好消息告。你听这个老家伙说吧!”  老...[浏览全文]

  •   艳香正等着狄公。她已换上了一条海蓝皱锦摺裙和一件玄色轻绍夹衫,头上松松地挽了一个堕马髻,插了几枝亮闪闪的簪子。铅粉胭脂虽是次等的,但一经涂抹竟很增得几分光鲜。  店堂里没有别人,午饭刚过,大家都上楼睡觉去了...[浏览全文]

  •   狄公将他的大红名帖递到牟平县正衙大门。不一会街里走出一个参军,说道:“潘总管请沈先生内厅叙坐。”  潘师爷将一大堆公文函卷推到了一边,请狄公就在书案对面坐下。他拿起一把茶壶给狄公倒了一盅茶,然后哭丧着脸说...[浏览全文]

    页次:1/11 每页30 总数306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大唐狄公案推荐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