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集林清玄
详细列表页
  •   我有一个风铃,是朋友从欧洲带回来送我的,风铃由五条钢管组成,外形没有什么特殊,特殊的是,垂直挂在风铃下的木片,薄而宽阔,大约有两个手掌宽。   由于那用来感知风的木片巨大,因此风铃对风非常地敏感,即使是极稀微的风,它...[浏览全文]

  •   台湾人自称“番薯仔”,那是因为番薯在农村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番薯叶子叫作过沟菜,非常甜姜,带着微微苦甘味,是一年四季不缺的。   番薯的吃法,在乡下可以写成一本食谱,番薯饼、番薯糕、番薯糖、番...[浏览全文]

  •   小时候最盼望的是过年,因为可以买一年一套的新衣服,到了年底,几乎每天都会嗅到新衣服那种棉香了。   布鞋也是一年只买一次,穿到破了,只好赤脚去上学,期待新年赶紧到。   我还记得那时我们买的卡其制服叫作“...[浏览全文]

  •   妈妈打电话来,叫我下次回去时再买两罐大的胃散回家,因为上回我买的胃散已经吃完了。   “怎么会呢?我不是才买回去没多久吗?”   妈妈说:“因为那些囡仔都爱吃胃散,平时都吃着玩,很快就吃完了。&rdq...[浏览全文]

  •   小学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小学生写作文、日记、周记,一开始都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其实,那时候很多人没射过箭,也没有见过织布的梭子。   到四年级,我们的导师才严格规定:不论是作文、日记...[浏览全文]

  •   昔时乡间有一种专门挑水肥的人,他们每隔一星期会来家里“担肥”,也就是把粪坑的屎尿挑到田野去施肥,因此我们常会和他们在田间小路不期而遇。   小孩子贪甜恶咸,喜香怨臭,很讨厌水肥的味道,我们只要看见挑...[浏览全文]

  •   我妈妈是典型的农家妇女,从前的农家妇女几乎是从不休息的,她们除了带养孩子,还要耕田种作。为了增加收入,她们要养猪种菜做副业;为了减少开支,她们夜里还要亲自为孩子缝制衣裳。   记忆中,我的妈妈总是忙碌不堪,有几个...[浏览全文]

  •   我很喜欢英国诗人布雷克的一首短诗:   被猎的兔每一声叫,   就撕掉脑里的一根神经;   云雀被伤在翅膀上,   一个天使止住了歌唱。   因为在短短的四句诗里,他表达了一个诗人悲天悯人的胸怀,看到被猎的兔子和...[浏览全文]

  •   台湾登山界流传着一个故事,一个又美丽又哀愁的故事。   传说有一位青年登山家,有一次登山的时候,不小心跌落在冰河之中;数十年之后,他的妻子到那一带攀登,偶然在冰河里找到已经被封冻了几十年的丈夫。这位埋在冰天雪...[浏览全文]

  •   午后三点,天的远方擂过来一阵轰隆隆的雷声。   有经验的农人都知道,这是一片欲雨的天空,再过一刻钟,西北雨就会以倾盆之势笼罩住这四面都是山的小镇,有经验的燕子也知道,它们纷纷从电线上剪着尾羽,飞进了筑在人家屋檐...[浏览全文]

  •   一对瓷器做成的鸳鸯,一只朝东,一只向西,小巧灵动,仿佛刚刚在天涯的一角交会,各自轻轻拍着羽翼,错着身,从水面无声划过。   这一对鸳鸯关在南京东路一家宝石店中金光闪烁的橱窗一角,它鲜艳的色彩比珊瑚宝石翡翠还要灿亮...[浏览全文]

  •                          每到冬寒时节,我时常想起幼年时候,坐在老家西厢房里,一家人围着大灶,吃母亲做的冰糖芋泥。事隔二十几年,每回想起,齿颊还会涌起一片甘香。  有时候没事,读书到深夜,我也会学着妈妈的方法,熬一碗...[浏览全文]

  •   在我的老家,母亲还保存着许多十几二十年前的器物,其中有许多是过了时,到现在已经毫无用处的东西,有一件,是母亲日日还用着的葫芦瓢子。她用这个瓢子舀水煮饭,数十年没有换过,我每次看她使用葫芦瓢子,思绪就仿佛穿过时空,...[浏览全文]

  •   在我的故乡,有一弯小河。   小河穿过山道、穿过农田、穿过开满小野花的田原。晶明的河水中是累累的卵石,石上的水迈着不整齐的小步,响着琮琮的乐声,一直走出我们的视野。   在我童年的认知里,河是没有归宿的,它的...[浏览全文]

  •   最近在年轻人中流行着一首歌,是罗大伤作的《恋曲一九八○》。这首歌旋律缠绵,被称为台湾的新摇滚乐,但是它歌词里所含的意思是叫人吃惊的,我且抄录几句:   “爱情这东西我明白,但永远是什么?”   “...[浏览全文]

    页次:1/7 每页15 总数105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随机推荐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