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集冰心
详细列表页
  • 雨声渐渐的住了,窗帘后隐隐的透进清光来。推开窗户一看,呀!凉云散了,树叶上的残滴,映着月儿,好似萤光千点,闪闪烁烁的动着。——真没想到苦雨孤灯之后,会有这么一幅清美的图画!   凭窗站了一会儿,微微的觉得凉意侵...[浏览全文]

  • 弟弟从我头上,拔下发针来,很小心的挑开了一本新寄来的月刊。看完了目录,便反卷起来,握在手里笑说:“莹哥,你真是太沉默了,一年无有消息。”      我凝思地,微微答以一笑。      是的,太沉默了!然而我不能,也不...[浏览全文]

  • 溶溶的水月,螭头上只有她和我。树影里对面水边,隐隐的听见水声和笑语。我们微微的谈着,恐怕惊醒了这浓睡的世界。─—万籁无声,月光下只有深碧的池水,玲珑雪白的衣裳。这也只是无限之生中的一刹那顷!然而无限之生中,哪...[浏览全文]

  • 《印度哲学概论》至:“太子作狮子吼:‘我若不断生、老、病、死、优悲、苦恼,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要不还此。’”有感而作。我刚刚出了世,已经有了一个漆黑严密的圈儿,远远的罩定我,但是我不觉得。渐...[浏览全文]

  • 一   繁星闪烁着——   深蓝的太空   何曾听得见他们对语   沉默中   微光里   他们深深的互相赞颂了   二   童年呵!   是梦中的真   是真中的梦   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   三   ...[浏览全文]

  • 怎么独自站在河边上?这朦胧的天色,是黎明还是黄昏?何处寻问,只觉得眼前竟是花的世界。中间杂着几条白蔷薇。          她来了,她从山上下来了。靓妆着,仿佛是一身缟白,手里抱着一大束花。          我说,“你来,给你一朵白蔷薇,好...[浏览全文]

  • 凝寂的面庞,消沉的目光,都衬出他庄严的姿态,他只这样 摄着白衣站着,静悄悄的向前看着。          小孩子攀着窗台,要和他谈笑;他眼儿也不抬一抬,唇儿也不动一动,只自己屹立着,向前看着。          小妹妹说他伤心,小弟弟说他孤傲--我却并...[浏览全文]

  • 她说:“不去了!那里只是冷阴阴的─—”     那里是“只是冷阴阴的”;然而我深深的觉得,在那里,我的思想,常常立刻的平静下来,超出日常生活之外。人生是不是应该有些思想,超出日常生活之外呢? ...[浏览全文]

  • 这一小段文字里,并不是要介绍某一位艺术家的艺术,只碎片的要介绍他的“态度”。─—就是我从古往今来许多艺术家之中,特别的佩服赞叹的。     英国名优彭尼士(J.H  Baines)作名优菲尔波士(Samuel  Phelps)的...[浏览全文]

  • 她回想起童年的生涯,真是如同一梦罢了!穿着黑色带金线的军服,佩着一柄短短的军刀,骑在很高大的白马上,在海岸边缓辔徐行的时候,心里只充满了壮美的快感,几曾想到现在的自己,是这般的静寂,只拿着一枝笔儿,写她幻想中的情绪呢? ...[浏览全文]

  •   冰心散文:春水全集】   一   春水   又是一年了   还这般的微微吹动   可以再照一个影儿么   “我的朋友!   我从来未曾留下一个影子   不但对你是如此”   二   四时缓...[浏览全文]

  •   文学家在人群里,好比朗耀的星辰,明丽的花草,神幻的图画,微妙的音乐。这空洞洞的世界,要他们来点缀,要他们来描写。这干燥的空气,要他们来调和。这机械的生活,要他们来慰藉。他们是人群的需要!   假如人群中不产生出若干...[浏览全文]

  •   【冰心散文:无限之生的界线】   我独坐在楼廊上,凝望着窗内的屋子。浅绿色的墙壁,赭色的地板,几张椅子和书桌;空沉沉的,被那从绿罩子底下发出来的灯光照着,只觉得凄黯无色。   这屋子,便是宛因和我同住的一间宿舍...[浏览全文]

  • 一个朋友,嵌在一个人的心天中,如同星座在青空中一样,某一颗星陨落了,就不能去移另一颗星来填满她的位置!我的心天中,本来星辰就十分稀少,失落了一颗大星,怎能使我不觉得空虚,惆怅?   我把朋友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有趣的,这类朋...[浏览全文]

  • 窗外要下雪了,窗内又是冷清清的,午睡起仍旧去不了我心中的抑郁!     假如这轻阴是春的消息,再有这样的十天我也不介意。假如这几年的消沉,是将来一鸣惊人的准备,我也不……我是如何的感愤,不平!     昨夜有一个...[浏览全文]

    页次:1/2 每页15 总数17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随机推荐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