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抒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抒情散文:冬天的夜晚

  • 作者:
  • 读写网(duxie.net)
  •   冬天的夜晚

      吃完晚饭,听见后面广场上传来跳广场舞的音乐声,我看了一眼妻怀中熟睡的二宝,轻声跟妻说“我出去走两圈!”

      自从二宝出生,这好几个月,我不能像往常一样去散步了,十天半个月才能抽空下去一趟。一起散步的有四个人,我们戏谑为“四大常委”。我们一边走,一遍聊天,从工作、家庭、生活,一直聊到国家大事,不知不觉中,半个多小时或者近一个小时就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过去了,既锻炼了身体,又放飞了心扉。

      我散步回去,妻子她们常问我“哪几个人一起散步的?”我常常开玩笑“我和我的小伙伴们。”

      但是,此刻的广场,虽然有人跳舞,但是,却冷清的多,看不到有孩子在玩耍,是因为天气冷的缘故。

      这让我想到儿时冬天的夜晚,那是一份多么好的回忆啊!

      那时候,没有太多的作业,冬天夜晚的那份快乐,毕生难忘。还没吃完晚饭,早有小伙伴们在呼朋唤友了,或者他们干脆冲进来,看着我们吃饭。在院子门口,皎洁的月光下,光秃秃的树干、麦草垛子、玉米秸秆……,远处也有三三两两的大人,站在路边闲聊。

      我们最喜欢玩的游戏是捉迷藏、枪战、丢手绢,或者干脆靠在麦草垛子边讲故事。玉米秸秆,大人们喜欢埋两根柱子,做成单杠那样的,成捆的秸秆两面对靠着,中间就有了很大的空间,我们捉迷藏的时候,也喜欢藏在里面。最闹腾的莫过于男孩子玩打仗的游戏了,吵啊,闹啊,整个村庄都听得到。丢手绢的时候,传来的是加油声和呐喊声,被抓住的那个,要老老实实站在那个圈当中讲故事。

      夜深了,小伙伴们陆陆续续被家长喊着回家睡觉了,大家都意犹未尽,恋恋不舍地离去。回到家,来串门的人还未走,大家围着一堆木柴火,在说古论今,从历代王朝更替,到历史演义,王莽篡位、刘秀的传奇故事,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到生产队的牛屋、吃食堂、大锅饭,还有某个具体人物的陈年糗事。

      我父亲在村里因为多认识几个字,漫漫冬夜里,大家常到胡二叔家串门,围着火堆让我父亲说书。说是说书,其实,就是捧着一本书在那边读。我听过他读薛刚反唐,至今还记得里面的人物薛仁贵、薛丁山、樊梨花、程咬金。读到大家困意来了,在一句“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中,大家起身离开,然后边走,边讨论里边的情节。胡二叔家在村子最后头,走出门,一眼望过去,皎洁的月光下,可以看到不远处小山一样的两座坟,那是刘姓人家的祖坟,有几百年历史了,还有空旷的麦田和光秃秃纸枝条的桑树地,一股子岁月的寂寥感袭上心头。

      露天电影,也是童年冬天里很令人兴奋的事情了。匆匆忙忙扔下饭碗,搬着凳子去抢位子。先是加映片,通常是生活片,没什么意思,大家耐着性子等第二个片子,第二个通常是武打片和枪战片。我和小伙伴们玩的打仗游戏,一招一式都是模仿电影里的招式。看电影的一大乐趣是狠狠心掏两毛钱去买瓜子,然后,瓜子放兜里,不时捏几颗出来。卖瓜子的是村上的老头是五保户高老头,点着一盏马灯,脸前看着一筛子的瓜子。

      哪怕是邻村有电影了,大家也约好了一起去看。看露天电影唯一让人不愉快的事情两个村子的半大孩子经常有人打架,甚至是打群架。看电影回来,仰望浩瀚无垠的太空和满天闪烁的星星,我常常感觉自己的渺小,甚至思考人生和死亡的问题,开始疑惑“人为什么会死?人死了以后会去哪里?”越想,越感觉害怕。

      后来,村上有人家买电视了,也去看,还记得那时候看过根据金庸的小说拍摄的天龙八部和很多港台的电视剧,等到每晚的两集连播结束了,意犹未尽,跟小伙伴们边走边议论。村庄深处不时传来几声狗吠声,抬头看一眼皎洁月光笼罩的冷寂的天空,年少的我感受的却是人生的一种幽深感。因为太痴迷电视剧了,第二天还想着下一集的剧情,以至于耽误了学业。

      如今的我在距离家乡千里之外的异地他乡工作,经常在睡梦中咀嚼故乡传递来的某某我熟悉的人死讯,例如胡二叔就于几年前车祸中丧生,这其中也有疼爱我的祖母的无疾而终和小叔叔的突然离世。

      在冬天的夜晚,我常常喜欢在霓虹闪烁的寒风中走一走,也常常在有月光的晚上,对着天空发呆,那天空,还是儿时的模样吗?

      本文标题:冬天的夜晚

      本文链接:http://www.duxie.net/meiwen/155702.html

      推荐阅读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