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散文随笔:一棵花树

  • 作者:
  • 读写网(duxie.net)
  • 从高大粗壮的白杨树枝头鼓胀出褐绿色的苞,渐渐地吐出嫩叶,到用不了多久就满树披上层层叠叠碧绿的衣装,仿佛在轻声告诉人们春天来了。

    家前屋后,路旁河边都可以看见白杨树的身影,挺拔粗长的身姿,枝繁叶茂,像一处处华盖给村庄撑起来一片绿的天空。嫩绿的心形叶子,即便是无风也在轻轻晃动着,为这朴素、宁静的村庄添一份生机。白杨树伴随我长大,白杨树就是春的信使,村子的守护者,人们无形的情语寄托。

    春天是百花盛开的季节,熟悉的白杨树一身绿色,没有开着花朵,但那份碧绿就显得华丽。屋后一角有一颗不知名的树木,像白杨树一样高大粗壮,树皮是黑褐色的,布满一段段长条的疙疙瘩瘩,形成沟沟壑壑。由根部到离地四五米的树叉这一段约有碗口粗,光溜溜的,没有衍生出枝干,主干近乎挺立着,往上,从树叉处向南北各分出一根侧干,形成树冠,像一个“v”字,树冠弯着腰略向南偏,而向北的侧干和枝条却似个人穷目北顾,又宛如黄山的那伸出手臂的迎客松。“V”形树干犹如苍龙出水般向四周拓展出侧干,上面疏松地长着似杨树般的枝条,却只在每根枝条的顶端擎着一簇马棕色的、如文昌塔的花朵,花簇几乎都力争笔直地屹立枝头,给人劲拔的立体感。这根无名的树木,覆盖了楼房屋角上空一片,仿佛从去年秋天,历经寒冬,到今年四月初没有一丝变化,整棵树没有落叶,没有凋零,没有繁茂,好似塑料花树一样,静静地立在那儿。

    冬去春来,院子后面的柳树吐出一缕缕新绿,周围的白杨树逐渐茂盛起来,连路边带着网的篱笆的边上的一棵瘦弱的小花树也绽放出一树的小白花;然而这棵无名的树木却没有动静,真是让人焦急。篱笆边的小花树,从泥土里长出三五根一米多长的枝茎,挂满了柳叶般的青绿色的叶子,不知什么时候忽地开放出一树雪白的小花,在阳光下,绿丛中泛出逼人视线的洁白晶莹,好似传说中的梨花枪,动人心魄,耀眼不凡。再看看那棵无名的树,依然默默的。

    九号那天早上,我洗簌完毕,大门前散散步,一抬头,发现那颗古树冠上泛着点点白光,在棕色的花簇中显得特别,定睛一看原来是“铁树”开花了,惊叹瞬间而生。那在蚕豆色的花簇的包裹下透出白色的花朵,装点了整个花团,整个树木,古树一下活起来了。一夜之间恍如从天降下白雪,飘落枝头,点缀了这棵树木,也唤起了我的喜悦。都说春天是孕育生命的季节,这个春天我有了切身的体会了。回头看看那棵小花树,已经凋零了,不过两三日,却是少见的热烈蓬勃。

    第二天醒来,再看看那棵古树,突然发现由古树的“v”形干向东北延伸出的几根枝干折断了,丫处手脖粗的狭长断裂口透出淡黄色的树肉,这时整棵树显得疲弱了,好在“v”树冠还高昂着头,凝视着天空。树冠上的白花开的更浓密了,不在羞答答的了,洁白在棕色如铁的花叶中显得更亮丽了。隔一夜,清早一看,洁白的花朵中夹杂着片片紫红,难道这花树又开出紫红色的花朵了?远远地仔细瞅瞅,可不是嘛!兴奋如涟漪般在心间荡漾。

    接着第二天早上,我带着余韵,打开窗户,隔空观看那颗花树,紫色更浓了,棕色的白花丛中带着紫玫瑰色,更显娇艳了。后几日天降小雨,花儿好似感伤了,萎靡了,如这灰黑的天空,仿佛还带着一丝惆怅。

    雨停了,太阳高照,紫红色消逝了,但那棕色花簇里的白花开得最盛,全树冠上的花簇宛如漂在洁白的海洋中,那朵朵白花好像蝴蝶触立枝头,但没有了初始的耀眼夺目,是一种悠然的美丽。

    不过是一株无名之树而已,却给我鲜活的感受。

    这棵古老的树好像只对春天情有独钟,化生花的变色龙;春天也给予其生机,初始的萌动,盛开的灿烂,成熟的景致。

    春天,枯木逢春,百花竞开,孕育着盛夏的果实,人也应该像万物一样在春天辛勤劳作,播下种子,才能像花一样孕育出收获。

      本文标题:一棵花树

      本文链接:http://www.duxie.net/meiwen/155402.html

      推荐阅读

      网站统计